尘封的记忆

《记梦》

边城诗社:


文/知觉之〇

 

——本无言,却是这年最后一天,告别?算不上,只是觉得过去得可惜,来年的春花开了,又不再是今年的美了……期待?不曾有了,恐怕是怕,醒时若有所无有,记下诗单首,祝:能乐者能乐。


我不常做梦,

可昨夜却又梦了,

在梦中频频出现道道痕迹现实里却如梦一辙,

又是那样大相径庭。

我知那个是梦,

处梦里我尚能明辨,

但我并没有醒来,反倒欣喜若狂沉溺其中。


我知那个是梦,

处在不真的奢望里,

多少人淡然清醒?况且外边还冬风阵阵寒。

我不常做梦,

可昨夜却又梦了,

在梦里我是常常坦然轻狂,

醒时却愣呆在那儿无言无声恍惚惘茫。


  ——2013.12.31(晨)


评论

热度(13)

  1. 尘封的记忆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7.15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的梦定会成真,兄弟们,亲人们,辛苦了!新年快乐!
  3. Milky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〇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自转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