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记忆

菜单留下,你们走了

欧阳菁遥:

一 棒子骨汤

上中学的时候,有个很要好的朋友,人漂亮,我总是小心翼翼的对她好。有时候觉得友情比爱情更敏感,跟身边的其他人走的近一些,就能察觉她情绪当中的微妙变化。正是那段敏感时期,发现她没来上学也没有告诉我,后来才知道她出水痘在家休息。周末放假在家,我想送点什么礼物以表达我对这段友谊的重视度,思来想去决定煲汤给她补一补,跑去菜市场用零花钱买了棒子骨(可能当时是我唯一能买得起的煲汤食材了吧),回家烧了一锅水骨头拿凉水冲了一下就扔进去了,越煮越觉得不对劲,灰褐色的汤里飘着脏脏的浮沫,更别说补身体,下咽都是问题。赶紧打电话问妈妈,妈妈说好端端的你煮什么汤,说明缘由之后妈估计觉得小女孩之间的互相关怀很重要,就跑去菜市场买了新的棒子骨回来。就在那小小的厨房里教我怎么做汤。先把棒骨在锅里煮一会儿才会干净,捞起来水龙头开热水冲洗,用一锅新的开水放进棒子骨,生姜片,一截大葱段,少许胡椒面,小火煲,末了再洒少许盐。后来我端着这汤去了朋友家,一星期不见没有说过话,两个小姑娘还有些奇怪的尴尬。但就因为这汤,两人又马上好了,倒了两碗开心的喝了起来。

再后来我们各自转学,各自长大,价值观人生观走向了不同的两端,友谊也渐渐的淡去。多年之后在一个酒吧碰见她,打了声招呼各自落座,她离开的时候我拉住了她,说了句:你生日快到了,生日快乐。

我现在会煲的所有汤,都是在那天学会的。


二:干菜肉

二十岁的时候交了一个清华的男朋友,浙江绍兴人,没那么喜欢他,年纪轻轻很轻率的就在一起了。那个时候每个月他都从北京飞四川看我,接触了四川的美食,两个人闲话家常他讲起在北京,他妈妈给他寄过干菜肉。我问都冷掉了还能吃吗?他说特别好吃,宿舍的人最后一起把干菜都吃光了。于是对这道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他讲干菜吸饱了肉汁,五花肉变得入口即化肥而不腻的时候我满脑子的画面感。后来他干脆让他妈妈给我寄了些干菜,袋子里还放了一张写好干菜肉做法的纸条,第一次做好,就觉得特别好吃特别美味。然后我们就分手了。

分手的理由当然不是从他身上已经挖到了一个食谱,而是我忽然发现,爱情光是只有一边投入是不够的,一边喜欢的特别累,另一边其实也并不能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别人的付出。闹得特别僵,还因为分手后的纠缠第一次人在机场还错过了飞机。

这恐怕是我人生中极少想真心说句对不起的人,因为我的轻率,可能给对方留下了些不快乐的回忆。但是现在我的橱柜里还放着绍兴梅干菜,也会做给我的男友吃。我不觉得这很讽刺,把过往的一切都归结于年少不懂事也好,那些教训足够让我慎重的选择现在的一切。有意思的是,每次做这道菜都会想起这件事,那碗干菜肉就在脑边敲钟,它说:别以为你选择的结果只会影响你一个人。

到现在我都会用绍兴话表达“我喜欢你。”


三 家乡的味道

前两天的深夜自虐翻《舌尖上的中国》出来看,其中有句话说“食物的味道就是家乡的味道。”因为今年下半年才到南京,南京食物显然无法满足挑剔的四川人,每在饭馆吃一次,就会吐槽一次,听的身边人很着急,怕我一个不习惯就跑回四川再也不来了。

有一天特别想吃家乡的凉拌粉丝,走遍各大超市都找不到合适的豌豆粉丝,只有求助万能的妈妈,不几天,妈妈就寄了一箱老家的粉丝来。放在锅里煮到软硬合适,放一会儿让粉丝自然吸饱水份,淋点香油,倒上自制的辣椒油,生抽醋糖再放入蒜泥洒大把的葱花。吃的我心里直冒泪。有天晚上想念厨艺很差的老爸做的凉拌茄子,想了三个小时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就冲去超市买了茄子,可即使很好吃,味道还是不对。不对,东西放的都一样,是缺点什么呢?可能是十二岁就在外辗转的我缺点家的味道吧。


有个朋友经历一系列的家庭变故后,曾经写“你们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装着一大堆的回忆”。

而我,可能是个放得下的人,会做的每道菜,仔细想想都有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或是有人参与,或是只属于我一个人。身边的人群大部分走了,变了,留下那么少数的人来体会维持一段关系的不易和难能可贵。可是啊,做菜呢,会做的那天开始就一直会做,不管常做与否,人呢,认识的那天开始就会一直认识,不管关系远近。



好久不写东西,纯属熬了一个通宵,为了迎接日出写下的东西。可能有错别字或不太通顺,现在的朝阳很美。




评论

热度(327)

  1. jaskie.y欧阳菁遥 转载了此文字
  2. Grace莫筱瑞欧阳菁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