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记忆

我渴,想喝水

边城诗社:

文/李景辉

我需要一个大桶  装水

不为别的  是想喝

 

我吃了几十年的咸盐

如今  才感觉口渴

 

口渴了

是我的肝脏觉得

再不洗一次澡

它就会变成被卤的鹅肝了

它只是在我将要出生时

用羊水洗过

 

胃也叫喊着

想吃一串不沾椒盐的鸡胗

 

我的大肠不语

尽管它饥肠辘辘

小肠却总是

小肚鸡肠  鼓动

我的五脏六腑在被烧烤前

来一次  暴动

 

幸好  我每天洗脸

为了自己的面子

 

幸好  我偶尔洗澡

为了别人的鼻子

 

不然  几十年风雨中走过的桥

比别人走过的路都多

路过云南的米线前

就可能  变成

灶台上风干的腊肉

 

幸好  我偶尔去墓地

去和生命做一次道别

 

不然  那些下水如何清白地解释

那一次次背叛

 

不然  谁知那一串串腊肉和卤过的心

是被狗叼走了  还是

被土地吃了

还是  被水化掉了

 

《有一丝疼》

当针尖刺破了

我的食指

 

当花猫奔向了

幸福的山野

 

当激情的荒唐

捅破羞愧的皮肉

 

当偷盗的从容

掩盖了最后一丝慌张

 

当月光捂上了眼睛

不忍看熟睡的人突然升上天堂

 

当跪拜的农妇

被关进铁牢

 

当天气预报发布后

我还迷信天气

 

当我豪饮的酒里

品味出塑化剂的遗骸

 

当女人嗅到男人身上

不属于她的香

 

当孩子被斥骂成

不可救药的劣童

 

当我的诚信收罗了

一批谎言


……

 

当我醒来

觉得    还不如睡着

因为  心有一丝疼

20121126

评论

热度(31)

  1. Silhouettea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个驴子一起笑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V/kel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尘封的记忆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5. shirley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6. 东方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7. 文华9988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