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记忆

无题

边城诗社:

 文/周颖莉

最后的最后

我将干涸掌心的最后一滴雨露

赤足感受大地的疼痛,满山刀俎。

爱啊,恨啊,扯断筋络

蜷缩角落,污泥步步。

倒地吧,

白骨没地了,思绪消弭了

秃鹫被割开脖颈,吼尽这沙哑的一场戾声

我还不愿,

可是还不愿让残风剖了血骨

留下吧,留下我一心的脆弱。



 (没有残暴的感觉 也没有传递正能量 看看就好了 不要深究)


评论

热度(6)

  1. 尘封的记忆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夕拾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