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记忆

关于读书

林封城: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这日,一篇《到底要不要多读书》的随笔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不相信格物真的能够高效率地致知。而我的人生短暂,所以我必须大量阅读。我想,还是多读书为好。这是一个很少有时间供你潜心、完整地思考的时代,比起阅读得来的“假肢、假牙、蜡鼻子甚或人工植皮”,零碎间断的“血肉淋漓”式的自我思考,恐怕更为糟糕罢。”


不由得让我想起,2012年10月,在第二十二期金融博物馆书院读书会上,马云表示:“我不是说假话,我书读的真不太多。我跟书院邀请我时说我书读的真不太多,成功不成功跟读书多少没关系,但是跟你成功以后很有关系。我看到很多人成功跟读书没有关系,都很成功。但是成功人士他不读书他一定往下滑,而且会滑的很惨,我们看了太多这样的案例。我觉得读书要会读,我不算会读书的人,但是我争取做一个会读书的人。”


二者所要传达的,既不是“读书改变命运”更不是“读书无用”,而是在告诉人们:“不要不读书,不要迷信书,不要读死书。”


读书越多,留在脑子里的东西越少是追求“浅阅读”的结果。一目十行,不求甚解,脑子里留不下什么东西是必然。正常的阅读所选取的书目都没有那么功利化,和你选什么专业,干什么工作无关,自然和“成功”也画不上等号。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人们信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所做的事一定要有回报,万事皆考量,现在连“读书”也遭受到了质疑,这不仅是人文素养缺失的表现,更反映着现今社会的公平问题。


莫言说:“文学和科学比确实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它的没有用处正是它伟大的用处”,文学所补充的是人的精神空间,是如何物质上的满足都不能比拟的。因此,读书是必要的。同时,和背教科书一样的灌输式读书是不可取的,不可以书上写什么信什么,思考还是要有的。真正喜欢读书的人,读书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娱乐,读书有用与否,都不会改变其阅读的习惯。而读书又何必“有用”?


读书无用,但仍要读。——阿兰·德波顿


读书有用,但要会读。


201311.9


评论

热度(14)

  1. 尘封的记忆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Qulet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